外盘期货配资是骗局金色沙龙第49期:MakerDAO—双币机制如何取得更大发展?

  • 时间:
  • 浏览:12
  • 来源:期货股票价格_上海指数配资_万隆证券投资咨询顾问有限公司

4月22日,由金色财经主办的金色沙龙第49期线上版“MakerDA外盘期货配资是骗局O—双币机制如何取得更大发展”顺利举办,本期金色沙龙邀请MakerDAO 中国区负责人潘超,NUTS Finance 创始人Daniel Tang,高性能公链QuarkC外盘期货配资是骗局Hain科学家杨耀东,Kava CEO、联合创始人Brian Kerr,数字文艺复兴基金会董事总经理曹寅五位嘉宾外盘期货配资是骗局。

沙龙开场,MakerDAO中国区负责人潘超简单介绍了MakerDAO和双币制:MakerDAO 系统里有两种代币。一种是稳定币 Dai,一种是治理和权益代币 MKR。通俗来说,可以把 Dai 理解成 Maker 的产品,MKR 是系统的股票。MKR 持有者管理 Dai 系统的稳定,在系统运行良好时获得收益,管理不善时自动兜底。这是一种合理的激励机制。

接下来是圆桌环节,本期的圆桌主题为:MakerDAO双币机制如何取得更大发展。

以下为圆桌精彩内容:

圆桌问题一:既然我们已经提到了双币制,目前市场上双币制的项目比较多,大多设计为稳定币和生态通证共生的模型,那在各位看来,双币制和MakerDAO这样的借贷模型的结合对于加密货币社区有何影响?

潘超:对于非底层公链的应用层而言,双币机制是必需的。试图用单一的代币捕获和保障整个应用(尤其是金融应用)的价值,要么是目前没有可用的产品,要么是之后没有人对产品负责。

曹寅我觉得对于像Maker这样创业项目,他尤其是做稳定币的创业项目。他如不采用啊双币制的话,其实根本不可能。那首先第一点,如果说是让DAO来承担现在的make这个作用,那答案呢。但是可以是不停增发的,它主要是作为一种文化货币,然后应进行支付。那不可能,和这个Maker,不可能替代,Maker的。他的股权作用或者说治理作用。

当然就是目前来看的话,这种方式呢也并不是完美。其实最好的方式呢,是有些公司,他可能股权融资,融了很多钱,但很有钱。然后再去提供类似于像大爷的这样产品。不需要再另外发行一个MK啊,来作为自己的功能,大概内心的照公司呢,它可以稍微中心化一点。采用类似于下面联储的这个决策委员会的机制。有专门的货币政策专家啊,来去结合市场上的相关情况做出货币政策的决定。然后发行单一的类似于打野仗的这个超额抵押稳定币。这可能是一个比较好,适合大公司来去做这个方向。

但是这种情况目前来看啊,就是还没有出现啊,虽然有大公司做的稳定病情sdcusdt这样子的。那它本质上和没课这样子的超稳定币去中心化超额抵押稳定币呢,还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结果就是我们现在看到在市场上类似于像迈克尔这样的。啊比如说卡巴。比如说像我们这边孵化的阿卡拉,基本上都是。这是股权代,就是类似于像治理代币加上这个稳定币的双臂机智。

那这样的话,也可能会有一些问题啊,这个举个例子来说。像这一次连F暴露出来的,这个批发的行业的,就是用户的风险过大。那其实现在来看的话,用户他应该参与啊,Intel应该有。又有权利能够参与相关的这个协议的置顶。那他应给必须也应该能够得到协议增长,未来带来的经济补偿或者是经济的这个反馈。不是,仅仅是作为一个用户来,在系统里面贡献。因为目前在第一排并不承诺情况下,用户其实承担了比较大的这个风险。

杨耀东我以为MakerDAO初期的一个主要目标是推出符合加密社区理念的稳定币,稳定币本身的需求就无须多言,市场对USDT旺盛的需求已经做出了验证。既然产品是稳定币肯定是需要发行一个币,但要实现去中心化理念,分布式治理则需要另一个代币符号用于对一些决议进行表决,凝聚社区的共识,所以MKR代币的逻辑是成立的。当然,MKR还有一个重要的属性就是在出现亏空的时候进行卖出,以弥补亏损,相当于一种储备。实际上整个经济体的运行还有另一个币那就是ETH,ETH在这里充当了重要的抵押物和gas,作用非常关键。实际上是3币机制。

Daniel Tang我觉得MKL的代替吗?然后他刚才那个潘超讲了,就是它实际上是有几方面的功能吗?一方面滴话呢,是这个。收益对吧,就是整个相当于一个权益的代笔。另外一方面的话呢,它其实是有这个字体的功能。当对应的这个权益的部分,还有一个非常特别的设计,就是说其实在美克就是做全局清算的时候。那么就是所有的这个mkar的持有者都要去承担这个风险。

所以呢,这个问题其实有几个层面嘛,第一个呢,就是说把这个权益的功能跟自己的功能是不是一定要结合到一个代币里面啊,我个人认为这个。肯定是不必要的。那拆开来看的话呢,就是关于这个权益的这个部分的话呢,其实还会有很多其他的实现方式。比如说你当然可以把,就是代表权益的这个收益的来源,比如说稳定费,然后放到一个池子里头。然后游戏各持自取,对整个平台的这个清算风险或者其他的风险做担保。从这个部分来讲的话,实际上并不是一定需要一个代币来完成的。那么从这个治理来看呢。没,可在整个的去中心化治理上,应该来说是现在。几乎所有的这个区块链项目或者地方项目的一个典范。那没有看到有更好的解决方案之前。那这个智力代笔的必要性肯定还是很强的,在我看来回到强过。权益的。

最后我觉得。这个问题的题目,这个问题很好啊,因为这个地方讲的是双臂治根。上每个这样的就是接待模型的地方项目的结合,而不是跟所有的地方的项目结合。那在其他的地方项目上,其实情况会差别会比较大。所以这个刚才讲的都是针对嗯,有这个借贷模型在内的。敌方项目,那么就是双壁自在,其中其他的这个作用以及其他的可能性。

Brian Kerr无论我们谈论的是Kava和USDX、MKR和DAI,还是Synth和sETH,双币制都是非常重要的,它可以保证整个DeFi系统以对用户有利的方式运行。对于像MKR、KAVA和SNX这样的长期持有者来说,安全、治理和增长的激励机制都取决于系统拥有一个功能型代币。另一种代币就是DeFi系统的输出代币,也同样重要。人们应该关注的主要挑战是流动性。DeFi系统输出的代币应当上线足够的交易所,并确保交易者和做市商提供足够的流动性,使代币能够正常流动,这一点非常重要。如果这种输出代币是稳定币,那么就更加重要,因为在稳定币中,终端用户需要依赖市场流动来维持价格挂钩。

总结一下,我觉得以后的发展,我们不应该只关注市值或者锁定在平台上的资产,更应该看DeFi平台代币本身的流动性。

圆桌问题二:近期MakerDAO相关的新闻比较多,从312大跌开始,MakerDAO出现了高额债务。到4月20日,Maker又表示可能引入LINK。作为DeFi的主力项目,MakerDAO的借贷模型的风险值有多高?从价格变化上看,风险值与二级市场相比如何?适合于哪些用户使用?用户画像是什么样的?

潘超得益于超额抵押机制,MakerDAO 借贷模型的风险本身实际很低。312 的零拍卖出现一个不可忽视的原因和挑战是底层公链的性能在面对黑天鹅事件时仍有局限。Maker 系统有多方用户,从供给角度,抵押资产借 Dai 的用户一般是比较资深的用户或机构,从需求的角度,Dai 的持有者适合任何对稳定性有需求的个体和商户,从普通保值避险到交易支付以及国际转账等。Maker 协议的灵活性意味着在合适的风险参数下,任何以太坊上的资产都可以纳入抵押品。Maker 基金会目前没有表示会增加 LINK 作为抵押品,这个过程是由社区提案并决定,理论上任何符合要求的资产都可以由社区提案并最终通过 MKR 治理投票,包括加密资产、其他稳定币和实体合成资产,如电子黄金等。同时抵押借贷也需要更多的抵押品,从根本上分散风险,在加密货币出现黑天鹅事件的情况下,仍然保证系统的稳定和流动性。

曹寅就像潘帅刚说的,麦克作为一个岛,它本身是去中心化治理的,而且link作为是erc20代币里面啊,除了usbt和那个okb之外的最大是这个代币已经有充分的流动性,然后市场上交易所也比较普遍,就是可以交易的场所比较普遍啊,所以我觉得是有一定合理性的。大家关心一点可能在于就是当发生暴跌的时候,宁可能否得到市场上的流动性支持啊,到时候清算的时候会不会发生没有足够流动性清算不了。那我这种情况呢,就算是ether也不能说完全避免啊,所以说刚才拍照也说了,到之前发生林带拍卖,主要是因为底层公链性能有问题,就如果说底层公链现在没问题的话,那我们应该认为TH和link都是流动性比较安全的,可以在发生黑天鹅事件就是暴跌的时候啊,能够得到及时清算,其他的话目前看不到另可有什么特别大的问题,当然了,对于一个数字货币币值的。他的这个考虑也不能仅仅是看短期的,这个价格也要看到长期的,这个在移动加权的上面,这个价格的变化,那宁可呢,作为一个没有像意思这么长时间的这个代币呢,可能还是需要一段时间来考量它的价格稳定性,以及整个代币系统的经济学设计是否合理。

这个呢,其实也不仅仅是适用于,宁可其他任何类型的,包括像电子,黄金,让其他只是甚至说类似于未来跨链成功的话啊,非exe格式的这个代币呢,也要考虑它的流动性,考虑它的代币经济学是否合理,以及它的智能合约代码是否有问题。

至于说用户画像,现在是分两类用户一类呢,就跟潘说的是手里面持有这些12C20代币的,这些人啊,他们是需要获得流动性,同时又不需又不想把自己呢,包括包括link包括一些去给卖掉,就在Mac上面质押,然后生成稳定币,用于各种各样的生产经营活动啊,当然大部分人啊,其实是质押一贴去生成带,再去加杠杆买袋啊买1TH。这些人基本上就太maker cd就看一下,开maker vote就在Mac上面借贷的人呢,大部分其实都是数字货币行业的一些啊,自身的玩儿家啊,包括机构,包括个人。

第二类的这个客户呢,其实是就是大爷的用户啊,这个其实就是相当于是他手上持有带,但是他没有开CDP就没有吱呀一声儿啊,只是持有待拿这个带去像SDT一样来进行支付啊,这也是有相当一批的这个数量用户,而且我们现在发现呢,这个答案已经被得到的反射区里面的广泛认可啊,基本上这个头部的地方都接受大爱,作为里面的这个资产,所以说呢,也有一批这个不开GDP,但是持有待用于的饭里面借贷啊,就是利用鱼的发里面的这个存币生息的理财的一些用户啊,持有待,这也是待的一个很大的需求。此外呢带还有一个需求呢,是就是像我们日常货币一样用于这个支付啊,像现在你看到阿已经有不少的这些这个货币通道啊,你就可以用带来进行直接的支付,比如说带可以买咖啡啊用,带你可以再付电费项目付啊,我们在那个东南亚孵化的一个项目就带跑啊,就可以让用户直接用大爱来支付他的日常的这个电费。

所以这个maker的用户呢,还是比较多元的啊,就是先说到这里。

Daniel Tang我们先说一下这个风险吧,风险其实肯定是一个多层面的问题了,就肯定不是一个单一的问题,然后另外的话呢,就是我觉得大家在金融这个语境里面看到风险,要也要从不同的角度来看呢,因为其实很多情况下没有风险,没有收益吗对吧,就说其实很多收益都是来自于这个风险的存在,那么就是具体说到这个没客道来讲的话呢,就是他其实两方面了,因为这个地方谈到了他引用的资产,对吧,就引入了link。刚刚查老师说得很清楚,那我觉得饮任何一个这个抵押一个资产,他只是有两个层面的这个问题啦,一个就是说通过那个到的去中心化治理,然后大家来决定要引入哪个资产啊,这个地方其实是有一层的风险存在的。

因为刚刚曹老师也谈到了,但事实上,现在就是在整个的发的这个生态里面,它是处于一个非常就是就是重要的一个位置的,那么整个阿美达就是引入或者不引入某一个资产,其实对于啊,就是有的这个资产的持有者其实都是有这个风险在里面的,那阿make一套,有一套自己的这个去中心化的一个治理机制,那这样的一个治理机制的话呢,也会面临一个,就是没可。JMK啊,这个治理跟权益代币啊,本身一个集中度的问题啊,MKR的这个持有者头部的持有者啊,未必是就是啊去使用,这个就是整个make的这个经济体系的用户啊,这两者不一定会有那么高的一个重合,所以这个当中其实引入或者不引入啊,一种资产其实会带来对应的风险。

那当然呢,就是如果这个有风险存在啊,另外一端呢,就会有这个收益,那如果对于用户而言,他啊有能力去,就是对风险做对冲的话,那么就是这个对他来讲就不会啊,是一个问题,所以这是这个事情的第一个层面,主要跟这个治理还有引入的这个课抵押资产有关,另外一个层面呢,就是可能是大家比较会更关心或者日常会谈到的,就是说那作为一个。依赖于智能合约的就是在大部分情况下是自动化去运行的,这么一个无需授权的这么一个区块链上的应用,那他对于就是实时的这个市场的变化能够有多大的一个响应度阿?从这一点来讲的话呢,依然就是说make,目前的这个机制是在过往的经历当中能够看得到,是啊接收。

这是刚刚的讲,这个是大家会平时其实谈得更多的,所谓的这个风险的问题就是风险模型的问题,作为一个就是部署在区块链上啊的智能合约,基本上它是由就是整个市场的这个运行的这些相关的这个数据还有用户的行为来驱动的,你可以认为它是一个自动执行的一个程序,那么她肯定要去。就是能够应对各式各样不同的情况,那么从这个历史的情况来看,就是迈克的整套模型的表现还是非常不错的,当然这个当中还需要很多的前瞻性的一些的设计,我相信在这个部分呢,就是make也会不断的要做一些的优化,跟调整。

所以来讲的话,我觉得对于一个的发的,用火源最主要的一件事情,就是说,你有没有这个办法去对冲风险啊?甚至于去获得更多的收益,假设你拥有很多的一胎访,我觉得在这种情况里面,就是说你去使用这个defy,那么其实是一个蛮好的一个一个选择,因为本身的发也是去支撑一条防线有价值的一个最重要,或者说是唯一的一个应用场景。所以其实就是你的这个持有资产的行为,跟你的使用行为本身就存在这个内在的对冲的机制,当然,这也是目前经济台房的的发的一个挑战哈,因为本身我们也在一台房上做阿敌法的应用,那么也感受得到就是说,就是用户跟这个以太坊的关系其实也是一个怎么说吧,我觉得也是一个限制吧,对用户的。

所以到今天为止的话,整个defy的市场的用户数量,肯定还是不足够多的,我觉得我们的看法来说的话,就是,如果这个用户本身,他对整个一套房的生态非常熟悉啊,拥有非常多的一套房上的重要的资产,那么就是他会比较紧张的去使用这个地方,这个是目前就是比较大的一个,一个就是用户的一个画像吧,应该应该这样来说的。

杨耀东正如前面大家讨论的,MakerDAO出现了高额债务的312事件实际上的底层公链的问题,所以打造更好的公链还是未完成的使命,也期待更多defi项目可以考虑我们QuarkChain。这里提到的市场观察点应该是MKR的价格。MKR的价格实际上由MakerDAO整个经济体的规模所决定,当前阶段主要受DAI和SAI的发行量决定。观察MKR的整体走势,其稳定性比ETH要好(至少从17年到现在)。由于其有明确的获利模型,所以可以做出相对精确的估值分析,短期内也很难实现“暴涨”。MakerDAO毕竟是目前最重要的defi项目之一,MKR适合看好DeFi的加密社区先行者。当然MakerDAO也强调,希望MKR的持有人积极参加治理,实际上是有义务的。其实大多数真正的区块链项目都希望持币人积极参与治理。

Brian KerrMakerDAO的用户主要有两类,一是抵押ETH的借款人,获得DAI贷款,他们通常是为了买入更多的ETH作为保证金仓位。 他们利用MakerDAO主要是为了避开KYC或者保留资产托管,很少是为了利率,因为在中心化交易所的保证金利率会更高。 第二种用户是DAI的持有者,他们在市场上用自己的资产换取DAI。这些人想要的是一种以加密技术为支撑的资产——无信任化、能提供收益率的东西(通过DSR),并且可以在其他DeFi应用中使用,比如Compound,在那里他们可以获取回报。

但不幸的是,我们已经看到MakerDAO上的ETH贷款需求下降了50%以上。由于3月份的事件,市场情绪相当糟糕,人们都很害怕。我认为MakerDAO有两个实质性的风险有待妥善解决:

一是流动性,就像我前面提到的,如果流动性下降使得拍卖/清算无法进行,会让整个系统面临风险。

二是任何建立在ETH上的产品的安全模式都可能存在基础性的缺陷。 网络拥堵和高额的gas费最终会导致发布价格的预言机和负责清算以及MakerDAO上其他核心任务的管理出现关键的故障点。 任何一款金融软件都需要有自己的保障和激励机制。 如果仅依靠ETH的网络安全,那么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网络的发展,ETH上搭载了越来越多的应用,安全性可能会越来越差。

圆桌问题三:在币价上升趋势的市场环境中,MakerDAO的盈利模型是可以顺利实现的,但如果币价处于下行趋势,MakerDAO的抵押借贷就是一个本金和贷款可能都会损失的恶性循环,如何看待MakerDAO的对市场周期的适应能力?双币制在这个过程中,似乎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潘超抵押借贷不仅适用于上行市场,在下行市场也适用。加杠杆只是抵押借 Dai 的一个附属功能,抵押还有获得及时流动性的需求。双币机制里的治理代币恰恰在这个过程中起着很关键的作用,越是波动的市场越需要治理调节系统的平衡,比如存贷利率、抵押率、抵押品扩展等。从 2017 年开始,Dai 经历了 ETH 从最高值下跌 95% 以及到现在的周期整体运行正常,在数次的市场波动中得到了检验。

曹寅其实就看312纳指暴跌三二的是暴跌,总体来说麦克这边是保持正常啊,虽然说因为底层的以太坊的性的问题出现了一些小林带拍卖啊,包括像其他的这个啊,大家把里面就是往里面补充抵押物比较慢,这样一些情况,但本质上每课的机制是经过考验的。但是呢,这是在现在MC的刚刚开始,绝大部分的抵押品仍然是1TH的情况下。

假设未来,比如说两三年之后,MCD里面抵押品eth可能只占30%,另外70%是向另KABAT啊或者其他更多这个代币,那这时候如果再发生暴跌的话,市场能不能提供问那些绯色的这个抵押品提供充足流动性还不知道。这个地方的特点呢,其实就是大家现在都是参与实验者啊,会开发者也会根据市场情况来进行及时的调整,像这次出现那个林带拍卖之后啊,很快就是整个社区里面就提出解决方案。调整相应的拍卖机制,这都是表示的发啊,它的开放性啊,以及它的社区性使得的发有非常强的纠错能力,虽然说早期可能不太成熟啊,会频频出现各种各样问题啊,但是因为社区它发展的,因为这个纠错机制啊,他非常强壮,所以说呢,能够在最快时间内啊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然后整个系统迭代速度也非常快,能够在最快的时间呢,然后成长为一个成熟系统。这点是传统的中心化的系统啊,它不具备的。

然后双币制的这个作用呢,其实像在日常的时候双臂制,确保迈克尔他治理的去中心化啊,这个有B的人都可以参与治理啊,有B人都要为自己手里的这个资产负责啊,但是虽然说目前这个治理参与度不高啊,但是在maker论坛里面,社区的讨论热度啊,其实并不低,而且大家讨论的这个水平呢,也挺高啊,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可能让更多的美,可参与者加入这个智力,所以说在每颗2.0里面呢,是基金会也提出啊,参与投票的人可以获得经济基地,这表示呢,这个基金会也意识到现在参与度不高的问题。然后再发生极端情况的时候的话,没MKI呢,它就起到啊,类似于像这个传统银行一样,最终都最终兜底人这个角色啊,如果说发生迈克尔系统性债务啊,像这次就是发生这个情况,那美克就会发,就会发写MP啊,然后市场拍卖啊,然后让这个为这个募集资金啊,为自己这个系统辞职来京兜底。

这次的话我们也看到阿,市场上基本上非常踊跃的参与了jmka的蒸发拍卖啊,甚至使得mkar的它价格啊,在拍卖前还长得比较多啊,这点是很多人可能无法理解,因为MKR增发其实是西式MK2价值的啊,但是为什么市场大家会选择啊?这个溢价购买这个MPM的,我相信主要还是迈克尔,这次证明了自己的鲁棒性啊,以及市场上对于的百合,对于maker大家看好啊晕,或者就是这次非常好的机会,愿意来参加MK的这个拍卖。

杨耀东认同潘总的观点,如果观察ETH从1000美元跌下来(跌到100多美元)DAI的整体波动情况尚可,并没有出现恶性循环。正如前面讨论的,312所出现的亏空,主要是ETH本身的网络吞吐性能不足导致,使得原本设计好的拍卖抵押仓的机制无法执行(Brian刚刚的观点也强调了底层的问题)。如果基础设施足够强壮,拥堵情况较少的话,类似的事情发生的概率并不高。其实在币价下跌的时候,市场对于稳定币的需求应该是增加的(因为相对在涨)。原有设定的机制本来能够适应下跌情况,在eth跌破红线之前进行拍卖。拍卖过程需要DAI,DAI的需求提高了DAI的生产,自然推动了更多的人把其他价格更为稳定的抵押物放到抵押仓里,逻辑上并不是恶性循环。

3月的事件,再次凸显出当前的以太坊作为支持defi的基础设施还是有相当的不足,也让业界再一次聚焦到了性能不足,缺乏扩展性的“老”问题。不过,比起2017年(当时性能不足问题爆发)包括QuarkChain在内有多个高性能公链都已经投入使用,这些为defi项目的安全运行提供了更多的选择。

Daniel Tang首先呢,就是我觉得没可很大的价值,就是说他市场对于大家的需求吗?那么对于这个代理需求来讲的话呢,取决于就是市场的一个流动性的一个状态,那么他其实跟币价的上升跟下行不是一个必然的关系,但他会跟整个市场的流动性的状况会是一个相关性的因素,这个跟传统金融其实是一样的,当整个市场就是潜在的交易需求比较多的时候,那么就会对。通过对这个货币的需求就会上升,那么这个时候,如果一个稳定币系统能够产生更多的货币,就能够去支持这种交易的完成,这也是啊一个稳定币系统在整个啊,金融啊系统里面的一个价值吧。

如果具体说到这个三二的话呢,那因为各种原因吧,就是会造成的一些这个需要去油系统来去兜底的风险,那双币制在这个当中起到了一些作用,那么说到这个双币制的话呢,刚开始其实已经说到一个话题,就是说他其实目前是有这个收益吗?这类股权的以及就是治理两个作用,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用户去持有MK啊,最主要还是为了去获得整个没磕到体系里面的收益,对于参与治理的兴趣不是很高,这些反应出来就是目前maker的这样一个双币制的饭是未必是就是啊,唯一一种可行的范式。

说到这点,稍微做点展开的话呢,我个人认为目前在整个的defy,或者说就是开放金融的啊,大的生态里面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创新端的投入还是不够,我们有一点在用一种就是互联网成熟期的一个预期来看待一个很早期的市场,实际上来说还有很多条路并没有人走过,应该大家会需要对更多其他的可能性呢,就是可以多一点期待。

一个例子来讲,就是目前呢,没可能是把抵押资产的这种选择选放在这个mkar的这个治理范围内啊,由这个社区也就是MKR的,这个只有者来决定,首先一点就是MKR的持有者跟社区划上等号,我觉得这个嗯,见仁见智了,就是理论上来讲,应该这个社区包括所有的跟make这个生态相关的人。在里面去就是抵押资产的人啊,去使用产生稳定币的人,理论上都是这个社区里面的一个部分,那当然我们可以说那你可以去购买这个MK啊,去参与到这个治理啊,但是MKL的分配的,这个过程本身不完全是去中心化的,对吧,这是一个历史上的一个原因,我们都知道。

那接着说,就是为什么这个抵押的这个资产种类一定要放到这个治理里面呢,或者说有没有别的可能性呢,那没可是做了这样一个选择,应不应该有别的选择出现的?我个人觉得这个太应该了,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就是带这个说法其实来源于中文啊,他是带卷,但我没有搞清楚的就是这个带卷跟当票有什么区别,那假设这个代券跟灯泡一样,或者我们就拿这个当漂举例子。实际上,当票背后抵押的这个资产,如果对于其他的认可这个资产价值的人来讲,它就可以把接受这个档票作为一个中间的一个通过啊,那从这个角度来讲,不就把这个抵押资产的中心化变成了去中心化了吗?也就是说,任何人可以去抵押任何资产。

然后形成一个通过,只是说这个通过很有可能,因为它背后资产的这个认同的人的范围不是很多,那他可能使用的范围比较窄对吧,但是这个过程未必一定要放在这个所谓的这个有一个自带B确定的一个去中心化治理理念啊,但我这样说完全不是觉得饿没渴,到现在应该去走这个方向,而是说还有很多条路,其实没有人走过,那没看到,其实做了一个很好的方式,但是还有很多。更多其他的这个范式,还有很多其他的去实现这个稳定币的方式,稳定币之间的竞争,对吧,这个其实是最早最早就是在区块链之前啊,奥地利学派的这些经济学家们,他们去啊,就是奠定这些理论基础的时候的一些出发点跟结论。

Brian Kerr就像杠杆交易一样,当抵押品价格下跌到最低的抵押贷款利率时,基础资产就会被清算(这意味着拍卖系统稳定币——DAI或USDX)。 通过这种方式,系统发行的债务会被从供应中移除,系统仍然保持超额抵押。价格的波动是金融市场的典型特征,所有的DeFi应用都需要经受住非常不稳定的市场环境。 事实证明,MakerDAO的适应性相当强,在2018年ETH价格下跌10倍的情况下,MakerDAO依然正常运行。 虽然有点流动性的问题,但我相信在适当的生态激励下,这一点可以得到解决。 值得庆幸的是,MakerDAO和Kava都有一个后备机制,我们都是将平台治理代币作为储备货币。 在系统发生抵押不足时,储备代币会自动增加供给,并在市场上拍卖稳定币来移除稳定币供应,直到系统处于完全抵押,并再次获得100%的支持。

圆桌问题四:双币制是双刃剑,虽然用来区分不同的需求场景,或者可以作为团队融资和经济模型分开协作的工具,但MakerDAO的功能本身是可以增加流动性的,ETH等资产抵押物,获得DAI的“贷款”,再用DAI去购买其他加密货币,三个部分似乎都有流动性风险,三个部分都可能存在缺口,所以MakerDAO的抵押借贷运作的供应链,怎样才算是理想状态?

潘超这个问题和双币机制关系不大。我认为债务仓位独立出可自由流通稳定币的创新,恰恰提高了流动性并降低了风险。其实在这个金融风险当中有两种主要的风险,一种风险是问题当中提到这个流动性风险,另外一种风险呢是违约风险,那么在没课的系统当中呢,他的做法是将这个啊系统的这个债务给独立出来,形成一种稳定币,也就是带呢,这是一种做法,这种做法的话可以去啊,让这种稳定币可以去自由流通,还有一种做法呢,是将这个债务呢给他内部化,比如说大家可能听到的一个地方项目教程Celtic。那么他其实是把这个债务呢,是作为系统当中的一种记账,而不是像戴一样,作为一种全局的可以去流通的,一种货币,然后这个货币的话本身的话,可能会有深水跟这家的一个风险,那么从流动性角度来说,你可以说粉色的,它的流动性风险会小一点,但它与其他说对应的话,他会有一个啊违约风险,就当这个系统内部产生了资不抵债的情况下,他的违约风险会更大一点。

曹寅我对于这个问题并不是特别理解,这里所就是我先讲一下我自己对于这个问题理解是否出题者想说的是,一天取,然后大爱,然后带去购买的其他代币都有各自的流动性风险,然后导致在市场出现系统性的下跌时候,手用户手里的其他代币以及答案还有H无法出清,是这个观点吗?我觉得如果说是这个观点的话,那其实结果并不是如出题人所认为的存在,这个流动就是叫做三者合一的流动性风险,这样一个问题。首先在这个过程中,这三个步骤呢,其实都是相对独立的啊,第二呢,这个风险其实是看谁的风险,目前来看,每每刻这样的一个机制,不管是他用带加杠杆购买,他用那个带去购买其他的代币,还是用代购买以太坊代币,它本身的清结算呢,在各个步骤都是独立的。并不会导致流动性的风险在当中任何一个环节不足,而在系统中跨链条扩散。而且当中每一步呢,就是都有独立的清结算过程,比如说最后一步兜底的就是以太坊的,再就是那个大一的在仓的,这个拍卖有make上的拍卖机制。然后Dai作为一个稳定币啊,他自然有是市场上的套利力量,然后维持币值稳定,达尔价格高了,就所谓达尔升水了,大家就会把它换成USBC或其他这个代币啊,如果说答案啊,他贴水了,就是别这个负一加了,那他就会去把它啊这个换回来,所以说目前市场上来看的话啊,大爱的流动性还是可以的,比如,前段时间啊带发生了一定的这个流动性的这个危机啊,但是呢,现在又回到了,1:1的,我们成为美元派就美元的这个矛盾。

这就说明了市场上的这个套利机制和麦克的这个货币政策呢,其实是在发挥作用,这两者是良性的互动啊,就也有,大家都意识,大家都预期到啊,这个预期管理很重要,预期make会有货币政策调整,是答案啊,溢价也好,折价也好啊,回到他的这个pack,他才会去进行套利啊,因为有这个套利呢,它才会啊,就是那个美国的货币政策制定者呢,他才会去啊,根据套利者的预期来制定你们这个maker的啊,货币政策。

然后呢,这个加杠杆获得就加杠杆所投资的其他代币的这个清结算呢,他其实啊,取决于啊这个代币,他自己所在的交易市场,这个流动性跟大爱跟maker都没关系啊,其实在长发就是没课,你开CDP发行出来这个代造市场上本身啊,就已经跟这个CP没关系了。

所以说三者之间呢,并不存在这种所谓的啊系统性风险,流动性风险,这个在跨系统或者跨环节扩散这个问题,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当中的一个这个答案啊,就是他,其实是啊,有比较好的,稳定性也比较好的,鲁棒性在存在那边。

杨耀东就着这道题,我想谈谈DAI的供应问题。现在限制DAI流行的一个主要原因确实也是DAI的流动性不足(USDT发行量60亿,DAI只有8900万,DAI潜在的需求很大,但这也是限制DAI和USDT竞争的关键)。解决的思路就是需要更多的抵押物,更快的铸币。usdc的加入就是目前一个比较好的选项(MakerDAO已经添加到抵押市场),理想状态就是未来关联性较少的代币或资产可以成为抵押物(比如eth 和usdc就是负关联)。当DAI的生产足够多样化,MakerDAO的经济体将会变得越来越稳定,DAI也就越稳定。我个人对这样的创新是乐观的,未来DAI可能会与美元脱锚,可能挂钩一篮子的资产(比如挂钩汉堡+拉面+鸡蛋。7个DAI在全球任何地方都可以买一个麦当劳巨无霸汉堡,或是2个DAI买一碗兰州拉面),在美元大水漫灌的时代带来真正意义上的稳定。

Daniel Tang先说这个题目里面讲了这个意思啊,就是说因为涉及到三个资产,对吧,以太坊,然后MK啊还有这个带,然后流动性风险,那首先一个就是MKR是不在这个话题里面,因为它本身并不是一个有TT的托肯,他没有直接的这个使用的这个价值啊,他是治理跟这个收益的这么一个代币,所以它的流动性风险应该跟这个题目里面的关切的这个话题不甚相关。然后再说这个以太坊本身做一个抵押物,我觉得还是一个蛮好的一个抵押物啊,比如说他本身并不是一个通缩模型,它可以一直去,从这样的角度来讲可以一直增长,当然对这个以太坊本身的价格,大家肯定这个会有不同的预期了,但是应该说在满长一段时间里面,在数字货币世界当中,这都是一个比较不错的资产。

Dai的流动性风险最主要是来自,于是说整个的发的这个生态会不会就是说有这个带的这个流动性短缺的问题导致的啊,这个流动性风险啊,这个问题其实是存在的,而且就是看起来这个问题不会直接影响没课,但实际上本身来说去解决数字货币世界的这个啊,就是。流动性的顺畅啊,也是那个这个项目的肯定是目标之一吗?或者说这个指标之一吗?那么就是毫无疑问,这个大家都讲到了,就是那你肯定要引入更多的这个抵押物,那综合一下来说的话呢,我觉得就是。

我觉得嗯,还是延续之前的话题,多抵押物去产生一个单一的稳定比,可能会是一件蛮难的事情,就是因为所有的这些抵押物背后的属性都不一样,比如说这次去引入这个usbc哈,其实我个人是蛮不能理解的,因为每个之前的模型,我觉得在引入USBC之前更为完美哈,因为他是一个从这个资产到一个这个锚定美元的一个,这个价格单位。

他是一个从资产到这个通货的这么一个转换器,然后呢,就是他把这个美人变成了一个价格单位,而不是一个就是价值的一个单位,就是这个,其实是Mac,我觉得很大的价值,但是我其实我个人不是很明白,为什么啊?有那么多的资产的情况里面首先引入的是这个usbc,那未来的话呢,就是还会有,比如说很多的,这个就是练下的资产,对吧,这些都是非常好的抵押物,实际上来说,那么他们怎么样去加入到这个体系里面,会不会让这个体系变得越来越复杂,系统性的风险变得越来越大,那如果是多抵押品,然后形成一个单一的稳定比,我觉得这个问题只会变得越来越复杂。所以说,就是有更多的资产上到这个区块链上,然后可以产生更多的这个稳定币,作为这个流动性的来源,这肯定是未来的一个方向,基本上这一点就决定了,整个数字货币市场的未来的一个规模吧,或者至少是一个直接相关的指标,所以在这一点上我觉得包括Mac到在内,以及包括很多新的尝试的这个项目,肯定都是要一起去解决这个问题的。

Brian Kerr我们目前在DeFi遇到的流动性、技术面等风险,应该看成是成长的阵痛。我们需要真枪实战地来处理一次系统抵押不足的情况,哪怕是用来测试一下MKR供给合约的功能。我很高兴它们能正常运转。我认为,行业需要看到平台采取的保障措施是确实有效的。 虽然Maker的流动性在今天是一个弱点,但如果平台能想办法克服它,市场就会有信心继续使用产品。我相信DeFi只会变得更强大,并从这些经历中学习。

我们应该记住,比特币和加密货币都是在2008年诞生的,当时市场上的抵押借贷都很失败——因为缺乏透明度、部分银行业务和杠杆率。 从理论上讲,我们在DeFi生态建立的超额抵押结算系统,应该比现在传统金融系统中的服务更安全、更高效。

圆桌问题五:MakerDAO是DeFi的代表项目,从业务属性上来看,借贷业务是重要的金融业务场景之一,在我们普通生活和经济运作中举足轻重,但借贷在供应链前后的顺序里,是排在储蓄后面的, 所以MakerDAO的发展以及Defi的发展与存币业务发展的关系该如何理解?此外,为了提高存币或者账户资产,MakerDAO类的DeFi业务需要KYC吗?

Brian Kerr如果DeFi还需要KYC,我应该会放弃,因为我们已经失去了真正的方向。DeFi的一个重要价值取向就是 "开放存取 "或 "普惠"。 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应该享受到同样的金融服务。 免于KYC的金融服务既解决了未发展银行业务地区的人的需求,同时也提供了比传统金融服务更好的产品体验。

潘超任何金融业务都可以抽象成借贷业务。正如我前面所回答的,Maker 有多方用户参与。抵押借贷是稳定币 Dai 的供给方,属于比较高级资深的业务。而任何人都可以持有 Dai,并且获得稳定的收益。这正是你所提到的储蓄业务。Maker 协议和广义的 DeFi 优势在于以无中介的方式将跨全球的抵押借贷和储蓄无摩擦、无准入地连接在一起,因此能够提供最有竞争力的利率。

对于 KYC 的问题,目前 Maker 协议不需要 KYC,实际上从技术上而言几乎不可能对现有的 Maker 协议进行 KYC。但是如果让 DeFi 更具规模化,如你所说,实现普惠金融,我们需要更多的资产上链,这里面就包括需要 KYC 的资产,那么一些对应场景会有 KYC 的需要,不过重要的是,这并不会影响去中心资产类别的匿名性和隐私保护。Maker 协议可以创建仅由 ETH 等完全去中心化资产生成的“纯洁” Dai。

曹寅目前的发的功能主要是两个纬度,一个是去中心化的资产发行,还一个就是去中心化的交易啊,Make是去中心化的资产发行的典型啊,当然这只是在现在以这个一贴取代等去中心化资产作为他啊,这个抵押品的情况下。

但未来像刚才潘总说的,如果像什么经过q IC的数字黄金,经过KFC的证券,就是说美国债券啊都进入maker之后的话呢,Maker就变成半中心化的资产发行协议,迈克尔麦克协议本身作为一种工具,它病它是中立的,你的抵押品是中心化的或者说去中心化的啊,那你发新出来的大爱,他本身就要服从中心化和去中心化抵押资产的相应要求。

所以我觉得像迈克尔这样的协议啊,包括unix ware这样的这个协议啊,未来他会下沉到金融业务的后台啊,或者说中台前台呢,就有类似于像,比如说没课,现在自己提供客户可以直接操作的网页客户端啊,然后也会结合到,比如说现在像这样的肉啊,这样的一些我们成为aggregate就是defy聚合器啊,就是现在情况,但未来会结合到,比如说银行,比如说P2P的借贷啊,有我们传统世界中心化的一些机构,它来提供前台服务,这些前台包括KFC,包括信贷。

然后就是我所谓信贷,主要就是真性相关的一些工作啊,然后呢,由迈克尔的协议由于刷不了协议啊,他来作为金融业务的中台啊,其实主要是后台,那这样的话就可以起到了,就跟潘总说的无摩擦的啊,跨国的存款啊储蓄。以及普惠性的没有门槛的啊,多元化的资产抵押这样的啊,现在的法可能提供了非常好的功能,同时又结合了传统中心化世界的法币出入金的窗口啊以及相应的信贷放大,就征信相关的一系列工作,以及落地的市场营销的障碍工作。

所以说,我觉得的法和KFC呀,其实并不矛盾,取决于什么取决于是你提供服务的人,而不取决于协议本身,协议本身是中立的。

现在呢,就是硬核的,尤其西方的这个地方社区呢,其实是喜欢把的法和隐私啊混为一谈啊,我个人觉得的法就是去中心化是去中心化,隐私是隐私,这其实是两个不同的赛道隐私的话,项目哪儿有这样的项目就专门在做的。

所以我们其实经过这一次的这个蓝buff的事情之后,我们也在思考啊,就是defy的重新定义。到底什么是我们现在的理解的法和我们心目中的法应有的样子。我个人觉得这一次的事件之后的话,可能会让大家更务实地看待Defi。

杨耀东我们看到MakerDAO也拓展了存币业务,未来也可能还会开拓其他的业务。当然还需要不忘初心,牢记使命,MakerDAO项目设立的首要目标是产生稳定币。稳定币的价值是由抵押物来产生的,为了激励DAI的生产,为抵押者提供了一个多头杠杆(这样才有动力去支付稳定费)。前面提到的数据,USDx大量的发行显示出这一需求是非常强劲的,DAI和USDx相比供给能力方面还要很多工作要做。当世界越不太平,人们对稳定的需求也越高(需求是稳定,不是暴富)。随着肺炎疫情的发展,我们看到有些国家已经开始出现债务问题,老百姓持有的当地货币迅速贬值,对于这些水深火热中的人,他们非常需要一种容易获得的稳定币以提供安全感,期待区块链能在这个时候为他们做一些事情。

至于KYC的问题,在进入某个特定国家,开拓具体市场当然需要满足合规性的要求,不过MakerDAO作为一个DAO自身可能没有太强动力去推动这一过程。反过来基于DAI 的下游应用在拓展具体市场时应该会做相应的工作。最后,我想强调的一点,defi关于普惠金融的理念,开放金融的思想是值得珍惜的。

Daniel Tang我们前段时间其实一直在表达的一个观点啊,就是我们认为啊,未来的这个世界是一个开放金融的世界,开放金融就是C跟defy互相融合之后的一个结果,也是现在的整个的这个金融行业,包括司法跟第八在内的唯一的一个方向,为什么怎么说呢?说的比较抽象一点的话,就是其实任何一个以X。差异性来去定义自己的一个啊概念,其实最终都会跟自己的对立面融合在一起,然后变成一个新的事物,这个时候他才完成了他自己真正的一个价值,就像我们今天看到的这个互联网其实已经没有这个所谓的单独的互联网行业的存在了,他已经跟嗯,他要去颠覆的这个行业榕围在了一起。

那接着说,现在我们所处阶段啊,为什么还有这个C跟defy存在呢?因为呢,这个C饭呢,它其实是代表的这个规模跟实用性啊,它是现在当然不用跟defy去比这个规模了,这个规模是要差好多个摄像机的,然后最重要,他跟我们平时每个人相关的金融啊,大部分的场景都在这个里头,那的饭呢,其实他是这个效率跟创新,在没有这个地方之前,其实是没有一些好的效率创新的这个手段的提升效率,跟创新的手段。

我们有另外一个观点,其实就是嗯,因为没有办法把这个资产更好的这个数据化以及去啊,就是高效的去传递一个互联网的效率去传递,所以其实互联网对啊,所有的行业的,这样的一个改造的作用呢,其实他最后一个啊,要去改造对象,就是金融行业,有了区块链之后,相当于说把这个资产吗啊变得了变更。变成了一个这个数据跟信息,可以互联网的这个效率传播啊,再加上就是一台仿开始的啊,智能合约啊,可以在就是逻辑,在业务这一层的话呢,去做很多的这种啊,重庆的这个定义或者是创造。

那但是其实的发,其实他基本上是在同时间吧,多条线上在齐头并进啊,那maker首先是把这个接待跟稳定币两个东西打通了,有了稳定币之后呢,就会有这个储蓄的一个需求,就是其实是一个稳定币的,一个就是活期的一个利息,那有像康康这样项目来去实现这个功能,那没可能又很快的,也把这个的撒就是加进来了,也有了这样的一个功能,而且未来的话呢,其实啊,很多的这个业务的定义都不会像原来一样,因为之前在金融行业里面,你其实每个业务都是有自己的,这个compliance有字,有自己的line,有自己的这个license。

那现在其实都打通了,所以啊,这个业务层面的演化的速度其实是非常非常快的,当然我们现在看到的问题呢,限制主要有两个吗?一个呢是这个资产的问题,就是整个金融的这个世界啊,有多少的这个资产会逐步开始去新人区块链转移到这个区块链上面来,第二个呢,就是最近的很多的这个安全事件,也说明我们整体在技术上的投入还不够啊,还不够能够去支撑,就是想要去达到的一个市场规模。还要不断的去加强这方面的投入,这是任何一个行业都要去面临的问题,就是你怎么样,在能够推动这个行业真正发生变革的方向上,然后能够做足够多的投入,并不是说这个行业看起来已经很有钱了,有很多项目融了很多资就一定会啊,是一个高效的一个啊,这个创新其实不是的。

接下来再说呢,那其实的发的价值就是效率跟创新,所以开发区这个问题非常容易去回答,就是KFC肯定不是在defy这边来做,肯定是在这个CS这边来做,因为的发这端去做了qqse之后,其实就会影响到他的效率,而且本身他跟对应的C发的场景里头的KFC是完全不矛盾的,而且呢,也是这个C的一个优势跟需求吧,那么就是完全可以结合在一起来去。简单来说就是的发,也不需要去做这个PPT,但是的发可以跟对应的cfer的这个场景在一起,然后如果需要的话可以把KFC加进来,但是在整个的业务上,这个层面里面不需要因为会影响到的发的效率。